推广 热搜: /不锈钢制品  电缆  封口机    郑州  土工布  封头报价    广西南宁  板式换热器 

她的生理机能下降所产生的恐慌,在日日侵袭着她,可她放不下的太多太多

   日期:2020-06-29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就这些,全村儿老少爷们凑的!小月和大成都是老少爷们眼摸前儿长大的好孩子,考上首都大学了,我们脸上都贼有光,说啥也得去念!
 “就这些,全村儿老少爷们凑的!小月和大成都是老少爷们眼摸前儿长大的好孩子,考上首都大学了,我们脸上都贼有光,说啥也得去念!让大成麻溜回来别要钱了,那工头欠他的背砖钱,等赶明我去要!”

    姑姑毕金枝颤抖着手接过棉帽子。

    躺在另一个屋里的毕铁刚,托着一条打着板子的腿,他觉得心口堵的要上不来气,他有好多话要说却说不出口。

    七尺大汉从受伤起一直没敢倒下,这一刻他顺着火墙歪倒在炕上,双手捂脸,肩膀抽动了起来,浑身像泄了力。

    老村长赵树根看着瘦弱的毕月,先点着了烟袋锅子才劝道:

    “小月啊,大伯告诉你,这人的一辈子啊,都得碰到点儿难事儿,你的路还长着,要出息,要去首都好好念!

    将来有能耐了,全村老少的脸上都有光!

    大家伙不图别的,就图将来有一天你和大成有出息了,我们能告诉告诉别人,看看,毕月、毕成是从我们这穷了吧唧的赵家屯走出去的大学生!谁说山窝窝飞不出金凤凰!”

    被刘雅芳哭着商量,毕月没睁眼;

    被她姑姑毕金枝打了两个巴掌,毕月不敢睁眼面对;

    可这一刻,当她听着那带着浓重乡音儿的劝解声,她睁开了眼睛,被她娘扶着坐了起来。

    十六岁,一路跳级、过关斩将,品学兼优只为少花几年学费的女孩儿,心里终于燃起了火花儿。

    那一双清透的泪眼,望向她姑姑手中的棉帽子……

    在那一年快要过了入学时间的盛夏时节,毕月、毕成揣着那些零的不能再零的钱,兜里带着她娘蒸的馒头,离开了那个名为“赵家屯”的小山村。

    姐弟俩站在大山上眺望那个炊烟袅袅的村庄,回头又看看即将要踏上的那条未知路,毕月、毕成噗通跪地,对着家乡的地方磕了个头。

    耳边好像能听到村儿里男女老少的叮咛;

    眼前似乎还能看到他爹拄着拐站在村头的样子;

    最近几年不爱说话的爷爷,在他们转身推开房门时高喊:

    “要出息啊!”

    这一幕镌刻在了毕月的骨血中,这就是她两年大学吃不饱穿不暖,明明早已患了抑郁症,却能保持成绩名列前茅的理由。

    ……

    霭萱的指甲抠在了手心中。

    她看到了当年那个十六岁的女孩儿,双手使劲拽了拽布兜子,瘦弱的肩膀连续攀越了两座大山,随之毕月茫然地站在街上,她似乎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来和她想象的不同。

    毕月第一次坐火车;

    毕月第一次知道在京都不能只靠步行,要学会倒车才能找到目的地;

    毕月第一次发现身边同学也有能顿顿吃上白面馒头的;

    那双如水双眸不知道的有很多、很多……

    霭萱挣扎着在高烧中不停地摇着头。

    为自己上一世的无依无靠、拼命努力的无奈,为毕月心理承受的比自己还多。

    只有她懂,毕月病了,她早就得了重度抑郁症。

    她明明早已看不进去书了,满身净剩疲惫,她的生理机能下降所产生的恐慌,在日日侵袭着她,可她放不下的太多太多。

    霭煊忽然哭出了声,她感觉到毕月要离开了!

    她攥起了拳,毕月撒开了手;

    因为毕月放心了,她知道自己会感同身受。

    “谁呀?讨不讨厌!大半夜的,哭什么呀?”宿舍的袁莉莎尖着嗓音喊道。

    “毕月”强撑着自己爬了起来,她站在走廊里看着外面寂静的大学校园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